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香港黄大仙救世网资料 > 竞争网络 > 正文

专家:烧钱不一定为掠夺性定价 或为正常竞争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6-07

  凤凰网财经8月1日讯 2018中国竞争政策论坛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由国务院与反垄断委员专家咨询组主办、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竞争法中心承办,本届论坛荟聚来自全球十余个国家和地区、国际组织的竞争机构代表、法官、学者、企业和律师,将和您一起回顾《反垄断法》十周年的点点滴滴,并展望中国竞争政策的未来。

  中国香港岭南大学教授林平在论坛上表示,数字经济与传统经济十分不同。新经济有新特点,网络效应、平台、锁定效应、赢者通吃。竞争不是特定的市场与竞争对手竞争,而是抢市场。这一特点给《反垄断法》和经济学带来了大挑战。

  林平称,如今,很多平台建立在网络效应之上。一个产品和平台对消费者(用户)的价值,不仅是消费和服务,也与平台总共有多少用户的数目成正比。网络越大,平台对每一个特定用户的价值也就越高。某经济学家20年前曾发表文章指出,存在锁定效应。锁定效应指的不仅是新平台无法进入市场,而且也可能是无效的。但可以通过新渠道破解锁定效应,也就是通过烧钱。新的平台进来后,唯一能够生存的手段就是能够吸引大量的用户。因此,烧钱不一定是传统意义上的掠夺性定价,而可能是网络效应存在下的一种正常竞争。

  林平:大家下午好。我经常告诉朋友,十年前的2008年8月1号从香港飞到北京见证历史时刻,时至今日,中国《反垄断法》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

  我是单元里唯一来自学术界的,我与大家分享经济学的基本概念、基本思路。最后分享大数据对基础设施的想法。

  过去十年,作为经济学家一直关注中国乃至香港经济分析在反垄断执法过程中的作用。大家对经济学在反垄断分析中的作用有认识变化,开始认为经济学就是计算、工具箱做回归分析,上升到竞争、理论的建立。根据案例的实际情况,建立适合特定案例的竞争伤害理论。通过什么渠道,这个行为(这项协议)伤害竞争。2009年三个领域开始有经济学的应用,2016年原工商总局做的利乐案,利乐案应用比较多的经济学分析。初审时,英特尔分析框架基础上,同等效率检验提出了适合中国市场非对称的经济学分析框架。团队写两篇文章,最近的经济学杂志发表,兰德经济学杂志也有发表。中国《反垄断法》实施的过程中,经济分析不光是借用国际上常用的方法,也有可能发展出新的理论。

  数字经济条件下,很多人问与原来的传统经济完全不一样,传统的反垄断框架是不是适合,是不是需要做大的调整。据我了解,问题在20年以前的美国,1996年美国国会用两年的时间对美国100多年的谢尔曼法进行检讨评估,出几百页报告。结果是传统的反垄断分析框架不需要大变化,能够解决新经济条件下的《反垄断法》面临的新挑战。2015年国际竞争网络报告,网上零售垂直限制协议,买机票和网上购物等行为会违反反垄断法。ICN报告结果表明,传统的反垄断框架不需要做大改变。

  新经济有新特点,网络效应、平台、锁定效应、赢者通吃。竞争不是特定的市场与竞争对手竞争,而是抢市场。特点给《反垄断法》和经济学带来大挑战。很多平台建立在网络效应之上,20年前网络效应带来锁定效应。一个产品和平台对消费者(用户)的价值,不光是消费服务,与平台总共多少用户的数目成正比。网络越大,平台对每一个特定用户的价值越高。纵轴是每个用户的价值,随着使用平台总数上升。传统买衣服吃汉堡是没有网络效应的就是水平线。假设现在有平台A现在用户1亿Na,每一个用户的价值在Na的点上。另外的平台B,没有进入市场。新网络平均每个给定的用户数,给每个用户带来价值都高。新的网络在老的网络之上,新网络、新平台优于现有的。锁定效应,所有用户在A里,如果一个用户从A转到B,新的网络只有新的用户,用户是1亿,转过去用户的价值是Vb(1)。这就是锁定的效应,传统没有网络效应的时候,大家想如果两条线是平的,A很快转到B上,因为存在网络效应。经济学家20年前开始发表文章,可能存在锁定效应,锁定不光是新的进不来,而且可能是无效的。进不来的可能比现在更好,但存在锁定效应所以进不来。可以通过新的渠道破解锁定效应,可以烧钱,如果新的网络B进来以后,唯一能够生存的就是能够吸引大量的用户。烧钱不一定是传统意义上的掠夺性定价,可能是网络效应存在下的一种正常的竞争。多归属,B进来可以不离开A就转移到B,转移的积极性会大一些。如果允许或多归属性可行,可以攻克锁定效应。跨界竞争,两个平台之外的,打败你与我无关,我不小心把原来传统的生意打败,我通过跨界手段实现,经济学就叫理论竞争。跨界竞争有助于打破锁定效应。

  大数据、数据经济给反垄断带来挑战,大数据排他性,内地学术文章讲大数据是否可以界定为有形必需设施。经济学的角度,数据越好,对整体的效率越有利。哈耶克教授认为,计划经济不可行的,因为数据和信息拿不到,也存在激励问题。现在数据越多,供给方和需求方的匹配效率更高。赢者通吃会不会出现数据垄断,数据垄断会不会成为进入障碍。大数据相对版权和专业来讲,它的排他性应该比较弱,因为可以做一个大数据关于北京市一千万人的午餐偏好数据,法律上排他性,物理上的排他性弱于一般的IPR。

  大数据是不是应该作为必需设施?理由不充分,拿出一般的必需设施,桥梁和机场比需设施一定情况下必须是共享,当然要付合理费用。共享义务的前提必须有权利,桥是你的,受物权法保护。知识产权类比,知识产权可以申请专利保护,这是给你的权利。申请权利必须得有信息披露,必须基本图纸分子式披露给公众,并且可以后续研究。专利强迫许可很少,但法律和理论上都有可能。国内学者讲大数据分享不是免费的,SEP标准必要专利,除了专利给的权利和义务以外,纳入标准是额外的权利好处,你的专利技术被纳入标准。同时有具有义务,必须遵守FRAND原则。如果说大数据有义务共享,大家要问大数据有什么保护,现在看不到法律的保护。有人到你公司偷了大数据可以告他,没有更广的排他性保护。如果真的给大数据必需设施,强迫分享竞争对手,需要先形成保护。要不要保护?如果真给它保护,可能无疑间导致更多的排他性影响竞争。

  新经济发展过程中,市场需要保护有很多挑战,反垄断经济学家认为执法机关持有谨慎态度,干中学执法是动态竞争需要保护的。谢谢大家。

  标签:北京市 香港 反垄断 经济学 大数据 网络效应 经济学家 新经济 传统经济 国务院 反垄断法 经济 框架 网络

本文链接:http://thedadthing.com/jingzhengwangluo/227.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