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香港黄大仙救世网资料 > 竞争网络 > 正文

王桂芳:大国网络竞争与中国网络安全战略选择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6-19

  期刊名称:《中国外交》复印期号:2017年 07期关键词:大国网络竞争/网络安全/战略选择/网络治理权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重点课题“大国竞争背景下的中国网络安全战略研究”(批准号:16AZZ007)的阶段性成果。英国、日本、俄罗斯、法国和印度等国也组建网络部队,加紧网络武器装备研发和网络空间作战理论研究,制定和完善网络空间作战计划,举行网络战演练,加强网络攻防能力建设,网军建设成为各大国军队建设发展的一个新亮点。二大国网络竞争对中国网络安全的影响大国网络竞争从战术层面上升到战略层面,对中国网络安全以及整体国家安全的重要性急剧上升,影响面也越来越广。

  关键词:网络安全;大国;美国;中国;竞争;互联网;战略;治理;需要;信息安全

  一是网络主权还是网络自由,核心是话语权。网络主权即在网络空间的独立自主权,网络自由即网络空间信息的自由流动。中俄等国认为网络有边疆、有主权,倡导推动尊重各国网络主权、文化传统和社会习惯,反对侵犯他国网络主权、干涉他国内政以及煽动民族之间、教派之间和政治派别之间敌对情绪的行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认为网络是全球公域,主张网络自由,强调信息通畅和人权。网络主权和网络自由之争,其实是现实世界不同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之争的投射,网上网下一致,显示美国以自由之名行强权之实,意在掌控网络话语权。谷歌退出中国事件后,(13)美国反应激烈,希拉里一个月内两次发表关于《互联网自由》的演讲,(14)指责中国、缅甸、伊朗、古巴等国是“实行网络内容检查、过滤的非民主国家”。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也随即表示支持谷歌的行为,美国国会还专门召开听证会,明确支持谷歌的做法。事实上,互联网作为全球公众信息平台,早已成为美国等西方国家传播意识形态和输出价值观的新载体。美国等西方国家利用网络对中俄实施西化、分化战略,持续进行网络颠覆活动,挑战中俄网络管理权和政治合法性,触到了两国的政治底线。俄罗斯将“意识形态攻击”定性为非法,强力反击美国的网络渗透活动。最新、最突出的案例是,俄罗斯黑客介入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某种程度上是对美国长期进行网络渗透和政治颠覆活动的大反弹。与此同时,美国于2016年12月通过了《波特曼·墨菲反宣传法案》(Portman-Murphy Counter-Propaganda Bill),意在反制中俄和非国家团体对美国的宣传和影响。

  二是网络治理一超独大还是分享共治,核心是治理权。作为网络技术的引领者、网络行业规范的制定者,美国长期独霸网域,目前依然一超独大,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立场、利益对立,矛盾尖锐。网络空间全球治理中存在“政府主导型”和“多利益攸关方”两种治理模式之争。(15)中俄等国强调政府在网络管理中的作用,主张网络治理最好依托联合国和国际电信联盟。美国既反对政府控制互联网,也反对联合国等政府间组织获得治理主导权,坚持多利益攸关方模式,实际上欲主导网络国际规则的制定。2013年,斯诺登事件不仅削弱了美国在网络空间的信誉和权威,更重要的是震惊了美国以外所有大国,因此也成为激发网络空间治理讨论的一个分水岭。此前,美国和欧洲大国在国际网络治理上属于同道;此后,各大国包括欧洲大国提高了对美国的戒备,提出打破美国垄断国际互联网的主张。欧盟呼吁改变“以美国为中心”的互联网管理现状。2014年3月,美国宣布放弃对国际互联网名称和编号分配公司(ICANN)的管理权;2016年10月,美国商务部最终将管理权移交给“全球多利益相关方社群”,促进了ICANN的国际化进程,某种程度上也是大国网络竞争的一个阶段性成果。

  2010年之前,大国网络竞争强度相对较低,基本维持在产业和技术等专业层面,一个重要原因是新兴大国在网络发展方面处于落后状态,扮演着学习者、跟进者和参与者的角色。2007年,中国互联网企业腾讯、百度和阿里巴巴的市值先后超过100亿美元,(16)进入全球最大互联网企业行列。2008年初,中国网民人数首次超过美国,位居全球第一,网民数量的增加及其对互联网商业的巨大影响,尤其是互联网企业的快速发展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正向促进作用让美国产生了危机感,刺激大国网络竞争向战略层面转进。此后,中美网络竞争逐步升级,到2014年两国网络竞争达到峰值。据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CNCERT)抽样检测,2014年60天内源自美国的2 077台木马或者僵尸网络控制服务器控制了中国境内1.18多万台主机。(17)同年,中国成为全球网络数据资源主要的生产国和最大的消费国,网络经济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7%,占比超过美国。(18)2015年后,中美网络竞争转向温和多变,但美俄竞争趋向激烈。随着中国网民突破7亿以及中国网络产业和技术的进一步发展,美国持续阻止中国互联网和通讯技术企业的发展,中美网络较量的力度和方式将出现新的波动。

  综上可见,大国网络竞争激烈,但尚未出现失控的情形,保持了斗而不破、以竞争促合作的基本态势。随着大国综合实力的变化以及网络技术和网络产业发展,大国网络竞争的广度和深度将会进一步加大,有可能趋向激化和复杂化。

  大国网络竞争从战术层面上升到战略层面,对中国网络安全以及整体国家安全的重要性急剧上升,影响面也越来越广。大国网络竞争对中国网络安全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主要表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美国等西方大国虽然承认和赞赏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却从未声明过尊重和认同中国的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对中国来说,政治制度安全和政权安全是首要安全和不可触碰的底线。鉴于总体上对中国崛起的戒备以及对中国政治制度的批判,美国至今未放弃对中国实施“颜色革命”的企图,持续进行网上渗透和颠覆活动。互联网作为一种强大的宣传工具,被美国等西方国家成功运用舆情快速集聚和裂变,顺利实现了多国政权更迭。网络已成为西方敌对势力向中国渗透的主要渠道,防范难度加大。(19)美国不仅将中国作为意识形态对手,也视为网络空间对手,在调动西方盟国对中国进行网上意识形态渗透的同时,通过网络社交媒体推销西方价值观念,消解中国传统文化,动摇中国现政权执政的根基。美国积极支持“”“”“”“”“港独”等敌对势力,组织专门的网络渗透技术研究机构,帮助研发“翻墙”“破网”软件,突破网络监管,确保“人权”和“民主”活动人士进行不受限制的网络颠覆活动。美国训练“网络活跃分子”,一直关注并通过网络社交媒体煽动一些敏感和重要事件。目前,中国网络上各种思想混杂,网民立场对立,民粹主义声浪高、影响大,一些重大事件首先在网络上曝光,受外部刺激、蛊惑,一些个体事件可能演化为群体事件,社会经济事体可能演化为政治事件,对中国政府维护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带来双重的压力和挑战。

本文链接:http://thedadthing.com/jingzhengwangluo/375.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